首页 > 最新小说 > 除夕夜,是怎样的一堂课,让他们直呼“真解渴”?

除夕夜,是怎样的一堂课,让他们直呼“真解渴”?





原标题:除夕夜,是怎样的一堂课,让他们直呼“真解渴”?

除夕,不知寄托着多少幸福记忆,凝结着多少岁月人生。特别是对戎马倥偬的军人来说,除夕总是承载着诸多独特的情思。今天,我们把目光聚焦于除夕时间里的军人故事,品读这些作品,总让人回味良久。因为那是把大爱深藏心中的诗篇,那是在朴素中涌动着真切热烈的长歌。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万家灯火,烟花灿烂,辞旧迎新,空气中处处洋溢着年的味道和春的气息。除夕,不知寄托着多少幸福记忆,凝结着多少岁月人生。特别是对戎马倥偬的军人来说,除夕总是承载着诸多独特的情思。今天,我们把目光聚焦于除夕时间里的军人故事,其间有峥嵘岁月里的珍贵片段,有战地生活里的硝烟芬芳,也有新时代革命军人的火热情怀。品读这些作品,总让人回味良久。因为那是把大爱深藏心中的诗篇,那是在朴素中涌动着真切热烈的长歌。——编 者

除夕一课

■杜炳如

一九四七年年底,我和五旅教导队政委高峰同志在大别山金寨县关王庙区开辟地方工作。我俩正在商谈年关的战备工作,忽然接到工作队负责人、纵队民运部长江川同志的通知,说有要紧事,要我们马上到他那里去。我们一时顾不上问个究竟,便急忙同金寨的其他几个干部一块出发了。

江川同志住在二十多里外的楼房村。我们走到村头,远远看见几位部队上的同志,正背着松柴从山上下来;进了村子,只见到处打扫得干干净净,很像是驻着大部队的样子。我们很快来到了江部长的住处。一进门,江部长笑呵呵地迎上来说:“有个好消息,你们哪个能猜到?”

有人说:“一定是咱们纵队要过来啦。”

部长说:“不是。”

又有人说:“保准是前方打了胜仗。”

“也不是。”

大家猜得发急,我推了推部长,说:“你这没头儿的文章哪个能猜着?干脆告诉我们算了!”

江部长这才笑着说:“邓政委和野司的几位首长来了,要找我们来一块谈谈。”

“什么?”我们几个人一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弄呆了,都睁大眼睛望着部长,却不知说什么好。

事情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几个月来我们脱离主力部队,分散在各处工作,由于敌来我往,动荡不安,不要说见不到野司首长,就连报纸也看不上。今天竟然能够看到我们的邓政委,聆听到他的指示和教导,怎不叫人高兴?

大家急不可待地向江部长问这问那:“邓政委的身体怎样?”“刘司令员在哪里?”“首长们说了些什么?”“整个的形势如何?”一连串问题,搞得江部长不知回答谁好。说话间,不知是谁看到部长床上堆放着不少羊肉、鸡、米花糖等好吃的东西,又叫起来:“明天过年,咱们应该给首长们送点礼物才好。”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大家一致的赞同,可是江部长却摆摆头说:“不成,我已经碰过钉子了。”

原来江部长上午就派人送过了,邓政委再三查问东西是哪里来的,当他知道了这些都是群众送的慰问品时,不但礼物不收,还叫马上把东西退还群众。邓政委说:“接受群众的慰问品要分个时间、地点。这里是新区,群众生活很苦,同时对我军又不够了解。因此,我们当前最主要的是为群众多办好事,要尽一切办法去团结他们,发动他们,眼前还不是接受慰问品的时候……”

讲完事情的经过,江部长指示道:“你们回去后要把邓政委这个精神好好传达,还要立即检查一下,凡是有接受群众慰问品的,一律马上退还。”

接着,部长又说了另一件事。两天前,邓政委路过商南黑河村,住在一个老乡家。老乡说,前一天解放军在湾子里打土匪,把他的牛牵走了。邓政委问他是怎么回事。老乡说,牛原先是土匪抢走的,解放军一打,土匪扔下便跑,就让解放军拾到了。等他去认领时,队伍已经走远了。邓政委答应帮他调查。第二天,首长们翻过九峰尖大山,走进金寨县地区,宿营时遇上了我们工作队陈科长带领的工作组。恰巧就是他们前一天在黑河剿匪,并且确实牵来了一条牛。邓政委马上叫他们把牛送还老乡,并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去想一想土匪的牛是从哪里来的?凡事一定要多动动脑筋,对群众有利的就做,否则就不做。一切行动都要以维护群众的利益为出发点,在新区工作,尤其应特别注意这一点”。

听了部长的叙述,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个个的心情都很沉重。因为谁都知道,进入大别山以来,刘、邓首长一直对新区政策、群众纪律抓得很紧,还专门向部队发了许多通报、指示、文件。首长们常说:“大别山能不能站住脚,一方面靠多打胜仗,另一方面靠团结人民,两者缺一不可。”不久前,中央重新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后,又曾在全军展开过学习。我们还听野司的同志说,刘、邓首长每到一地,不但亲自检查群众纪律,还自己动手帮助群众做事,甚至连打扫街道、挖茅坑、送还铺草等小事也不放过。现在,由于我们工作做得不好,还存在着这么多问题,内心实在感到不安。一时,大家围绕这个话题谈论起来。

1 rel="nofollow">2 rel="nofollow">下一页 rel="nofollow">尾页